首页 - 新闻资讯 - 找黄牛代约HPV疫苗:“黄牛费”比疫苗都贵,仍然一苗难求

找黄牛代约HPV疫苗:“黄牛费”比疫苗都贵,仍然一苗难求

admin admin 2021年06月05日 新闻资讯 我有话说(0人讨论) 60次浏览

“内地版九价疫苗40个城市可预约”、“济南青岛北京有现苗哦”、“预约安排北京超龄九价”......

上市三年左右,HPV疫苗(宫颈癌疫苗)短缺的现象一直存在,通过正规渠道预约九价疫苗依旧“一针难求”。此前,深一度通过调查发现,由于HPV九价疫苗在国内一苗难求,庞大的市场需求催生出了疫苗“黄牛”(往期报道《在国内,追着HPV九价疫苗跑》),“黄牛”们在朋友圈中发布着四价与九价疫苗的预约信息、成功“上岸”的订单分享、HPV知识科普,偶尔还夹杂着“疫苗紧张、全国都不多”之类的消息,让约不到九价疫苗的年轻女性们更加焦虑。

与公立社区医院缺苗的常态相比,黄牛们手中从不缺苗。等待的时间多则几个月,少则一两个星期便能去接种。这对于很多快到26岁,执着于接种九价疫苗却约不上的女性来说,找黄牛,成为了她们“最好的选择”。

代约代抢的“现苗”

苏阳觉得,即便“黄牛费”高达4000元,但只要能接种上九价HPV疫苗,就算不亏。

2019年1月,她在武汉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种上了疫苗。彼时九价疫苗刚上市不久,武汉哪儿都预约不到,快到26岁的她本已考虑前往香港接种,偶然在朋友圈看到有人推荐“黄牛”,她决定试试。

代预约费4000元。这笔预约费比三针九价HPV疫苗还贵,但至少比去香港的路费便宜。她几乎没犹豫就付了钱,过了三四天,黄牛就通知她,可以去接种了。

接种过程很顺利。在门诊开单缴费时,护士给她开了一张四价疫苗的单子,苏阳表示自己预约的九价,护士说九价没有了。苏阳便说了一个来前黄牛告诉她的名字,护士没说话,随后给她开了九价的单。

如今距苏阳接种疫苗已过去两年,九价疫苗一直短缺,黄牛代约的“产业”却发展成熟了许多。搜索社交平台可以发现,在HPV疫苗相关的话题中,黄牛几乎无处不在,其宣传语通常是“全国多地可约”、“公立医院接种”、“现苗”等。

深一度记者向多位黄牛询问后得知,预约流程通常为:买家先给黄牛交费,之后提供身份信息,在接种前一天,黄牛才会告知买家具体的接种医院,且只能以市为单位,不能指定医院或片区。深一度询问疫苗渠道时,黄牛们都避而不谈,一黄牛直言“我们有关系,你交的预约费我们也给医院的。给医院塞钱,有钱什么都好办。”

北京多家社区医院保健科规定,接种HPV九价疫苗需要本社区户籍或居住证明,非本社区居民“排队也没用”。但多位黄牛表示,这并不必要,约好后只需携带身份证前往,也可以从外地前往北京接种。

“我觉得医生都知道我们是黄牛约的。”另一名通过黄牛在北京预约到九价疫苗的女孩说。她告诉记者,自己打针时,医生问她和另一个女生,“你们怎么约的啊?”她们都含糊其辞,另一个医生就说“就是从那个女的那儿约的吧。”

苏阳也曾将黄牛推荐给其他朋友,但她觉得大家都有些顾虑,有些觉得黄牛费太高,有些觉得先交钱不太放心。苏阳觉得自己“心比较大”,全程基本没有担心。

不提前告知接种医院和接种流程,是黄牛市场的“潜规则”,这就意味着,买家要在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将五六千元转给对方;也有部分黄牛只收预约费,疫苗费则在医院缴纳;还有极少数可以通过闲鱼下单。客户交钱后,直到接种的前一天才会被通知具体的接种医院及流程。除了付费预约,黄牛们也提供在小程序上抢号预约的九价疫苗的服务。还有网友曾在微博评论称“抢九价就是黄牛之间的战争”。

抢苗服务相对付费预约而言价格较低,代抢费普遍在1500-2000元之间。其操作是提前登录客户的微信电脑版,在放号时使用机器代抢,但成功率无法保证。一位代抢的黄牛表示,抢苗的成功率与疫苗的数量有关,概率不固定,最近杭州一次放号代抢,成功率仅为1/4。

暗地流通的“港苗”

除了代约与代抢,九价黄牛们还有一项“隐秘”的业务。对于内地超过26岁的女性,他们通常会推荐接种“港版疫苗”,九价港苗接种年龄限制放宽到9-45岁。

港版疫苗与内地疫苗来源与成分完全相同,供应厂家均为美国默沙东公司。深一度咨询几位黄牛均称可在公立医院接种,一黄牛表示“公立私立都有。在合作的医院。”该黄牛还称,客户可直接买三针自行接种,价格略低于前往医院接种的费用。

深一度记者致电多家公、私立医院咨询,均表示无港版疫苗供应。根据药监局印发的《生物制品批签发管理办法》,我国对疫苗等生物制品实行批签发制度,未通过批签发的产品,不得上市销售或者进口。《疫苗管理法》中也表明,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以外的单位和个人不得向接种单位供应疫苗,接种单位不得接收该疫苗。

港苗通常通过“冷链运输”流向内地。

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搜索“港苗冷链”相关关键词,既有黄牛直接兜售,也有“上岸”者分享自己的接种心得,下方常有“求黄牛”的评论。购买者从黄牛手中购买疫苗后,黄牛通过保温箱从香港一次性将三针疫苗快递送到客户手中,再通过“医护到家”平台预约“上门打针”服务进行注射即可。

通过代购购买港苗,三针约为4600-5000元人民币,预约护士上门注射则需要客户另付费。一位从事港苗代购服务四五年的黄牛表示,新冠疫情前,自己常带人从深圳前往香港的诊所接种九价,疫情后“不方便”,转为提供线上冷链运输港苗。他称自己在香港有稳定合作的诊所,非常可靠,保证疫苗是“正品”。

深一度以咨询者的身份询问,他表示下单当晚便可发货,并会配有一张盖章或签名的医生处方,以方便后续在“医护到家”平台上传信息预约护士上门打针。

该黄牛还称,自己一直做港苗,不做内地苗的预约是因为内地经常缺货。接种完第一针,到该接种第二针时不一定有现成疫苗。而香港的供货市场则相对稳定,基本能够保证接种顺利。“香港的九价也不是随时就打上的,也是看货源。”他告诉记者,有时总厂家延迟发货,会导致货源紧缺,疫苗也会在短期内涨价。

但对于接种者而言,冷链运输进入内地的港苗难辨真假。尽管默沙东厂家在疫苗防伪上处理完善,通过 20 位药品追溯码、疫苗针剂与针头对应二维码等方式来防止假货,但非正规的接种渠道依旧存在隐患。

早在疫情爆发前,内地赴港打HPV便是一种潮流,有关香港地区假疫苗事件屡被媒体报道。“香港海关及卫生署检获市值93万港元的HPV疫苗假货”、“香港海关及卫生署查获76盒冒牌九价HPV疫苗”等报道曾引起广泛讨论。香港民建联立法会卫生事务发言人蒋丽芸也曾在接受《大公报》采访时表示,假疫苗或已在全港各区“遍地开花”。

由于HPV疫苗面向的群体不只有女性,适龄男性也可以接种。在德国留学的何毅便把九价疫苗从德国带回国内来接种。他最担心的问题是,疫苗会不会在途中由于储存不当失效或变质,对身体产生危害。

他随身携带着疫苗跨越了7000多公里,坐飞机,隔离,返校,回家,又去往其他城市......辗转多地,有条件就放在冰箱里,赶路时则放在保温箱中。保温箱只能保温3小时左右,而他回国路上有10个多小时时间。尽管很多科普文章中提到,疫苗可在常温下存放7天左右的时间,他自认为疫苗没变质,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深一度曾咨询“医护到家”,能否帮忙辨认疫苗是否依旧有效。平台回复,打针服务需要上传处方及药品图片进行审核,护士上门只负责注射,不负责辨认疫苗真假、是否有效等问题。同时,注射药品后产生任何问题,也与平台无关。

5月,他通过预约“医护到家”的“上门打针”服务接种了这针疫苗。“我以为他们会问我点什么,但他们只确认了基本信息就派护士了。”何毅认为,自己的疫苗毕竟是从国外带回来的,平台应对疫苗来源和储存方式等问一下。

到了接种当日,护士上门注射后便离开,全程不超过十分钟。这让何毅有些意外。在他看来,这样的接种方式比较危险,如果出现接种不良反应,很难及时处理。“我觉得正常应该会观察15分钟到半个小时。”

找黄牛代约HPV疫苗:“黄牛费”比疫苗都贵,仍然一苗难求 新闻资讯何毅自己在家约护士上门打的疫苗

各地分配方案不同

深一度了解到,不同的省市的HPV疫苗的数量、预约方式各不相同,黄牛所能够提供的服务也与各地的分配政策相关。一黄牛曾表示,杭州市只能代抢号,不能直接交预约费代约,而附近的南京则可以代约。

深一度通过电话咨询得知,北京市多个社区预防保健中心均表示只能为本社区居民接种,这些社区预防保健中心多数实行登记排队的方式,少数则采用网络平台放号的方式。北京市海淀区某社区预防保健中心一工作人员称,该处通过每周固定时间放号预约。由于疫苗供应不足,需要保障第二、三针接种,已暂停首针预约服务,何时恢复暂且不知。此外,“人(医护人员)都去接种新冠疫苗了,人手不足”对九价的预约也有影响。

青岛市城阳区中康国际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需要保证第二、三针的供应,已经快半年没有开启首针预约了。她推荐记者去即墨市预约,因为那边“不需要保证二三针,一针一约”,预约上的几率会更大。青岛市疾控一工作人员则表示,市疾控并不参与九价疫苗的采购,都是由各区疾控各自向企业采购。

青岛城阳区疾控生物制品科一工作人员解释,市疾控只根据各接种单位报送的计划量进行配发,而门诊的预约与接种数量、是否有余苗,这些信息疾控都不掌握。“这个苗比较缺货,比方说下一万单,厂家配不过这么多苗来,给个几千,肯定就是不够。”

也有地区对九价疫苗的预约实行统一的规划管理。西安市一社区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接种点只承担接种的义务,预约则只能通过线上抢号的方式,市疾控会将预约名单送至各接种点。“整个陕西省的九价疫苗都是这样统一管理的。”她说。

深一度了解到,陕西省的疫苗都是通过线上抢号预约的,不接受电话、现场预约。在这种情况下,黄牛只能通过使用机器代抢号来参与抢购。

虽然社区接种门诊不负责预约,分配到各接种点的疫苗数量还是由门诊报送计划量后进行配送,而非由疾控根据社区接种情况进行统一分配,各门诊的疫苗数量也不同。“哪里苗多不知道,预约时看你能约到哪儿就约哪儿,不限制户籍。”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疾控中心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西安市有些门诊只为本社区居民接种。

黄牛买卖九价疫苗接种名额,也曾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早在2018年,就有媒体曾报道上海地区九价疫苗黄牛泛滥,上海卫健委责成虹口卫计委调查,虹口区卫计委通报的调查结果显示:通过查询预约登记表和询问接种门诊医生,当日预约接种者王某因身体原因无法前来接种,受熟人所托,接种医生将此名额替换给他人接种。该医生明确表示未参与“黄牛网上叫卖疫苗预约名额”行为,也未收受过任何“好处费”。

只要缺苗,就有黄牛

不止是HPV九价疫苗,当其他二类疫苗在供应出现缺口时,也有黄牛的入场参与。与九价疫苗同属二类苗的流感疫苗,曾在2020年秋季出现过一波短暂的热潮。全国多地均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不少黄牛便趁机加价兜售流感疫苗,开展代排队、抢号等业务。

我国对疫苗类别的划分包括第一类疫苗与第二类疫苗。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第二类疫苗则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在《疫苗管理法》中,又称“非免疫规划疫苗”。

随着国务院2005年颁布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实行,第二类疫苗的经营开始了市场化流通,在该条例2016年的修订版中明确指出,第二类疫苗由省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组织,在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集中采购,由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向疫苗生产企业采购后,供应给本行政区域的接种单位。

而2019年12月新实行的《疫苗管理法》在疫苗流通部分中提到,国家免疫规划疫苗,由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财政部门等组织集中招标或者统一谈判,形成并公布中标价格或者成交价格,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实行统一采购。其他免疫规划疫苗、非免疫规划疫苗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通过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组织采购。

由于在采购与接种数量上并无国家统一要求与监管,包含HPV疫苗在内的二类苗,在供应方面,与企业生产量及各地疾控采购量相关。当地疾控采购意愿、接种条件、人手是否充足等因素都与疫苗的供应有着直接的关系。

庞大的九价疫苗需求量,为黄牛提供了巨大的利润空间。年轻女性对九价疫苗的追逐,自其在国内上市起便愈演愈烈,九价疫苗市场不断升温,市场占有率逐渐增高。

HPV九价疫苗近年批签发量逐年上涨,2019年批签发达到332万剂,同比增速173%;2020年批签发约507万支,同比增速52%。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九价疫苗的市占率也在一路提升,从上市第一年的17.06%增长至56.36%。

目前,HPV疫苗市场主要被四价和九价疫苗占领,二价疫苗的市场占比已经从2017年的76%降至2020年的不足21%。自2018年九价HPV疫苗上市后,四价疫苗的批签发量占比也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截止到2020年11月17日,四价疫苗的占比为44.02%。

“我个人观点是,九价就是炒作。”福建省疾控中心前主任严延生说。北京协和医学院群医学及公卫学院教授乔友林也曾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九价与二价疫苗的差别没有想象中巨大,HPV疫苗应以“尽早接种”为前提,不该为接种九价而进行漫长的等待,这样反而容易增加感染风险。

“(全国范围内HPV疫苗)整体纳入(一类苗)是很久以后才能去讨论的问题了,现在应该还没有这个能力。”乔友林说。今年2月,国家卫健委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8996号建议的答复”中提到,将对HPV疫苗接种纳入国家免疫规划进行统筹研究。卫健委表示,推动试点先行,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更灵活的疫苗接种筹资方式和接种政策,逐步推广HPV疫苗适龄人群免费接种,为国家制订相关政策提供经验。

目前,鄂尔多斯、厦门市,已经开始了为适龄女性免费接种二价HPV的试点,广东省卫健委也曾在会议中表示正在积极研究适龄女生HPV疫苗免费接种工作。“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纳入了,我们也不能太落后。”乔友林说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昵称(必填)

邮箱(选填)

网址(选填)

正文(必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门标签
热门阅读